欢迎来到 - 极速赛车微信群 !【接待77728849】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南京银行的多事之秋:行长离职定增重发结局待定

时间:2019-11-02 22:38 点击:
从去年以来,南京银行似乎就一直处在舆论漩涡的中心。去年7月,南京银行140亿定增方案意外被否;今年2月,南京银行被称为“债市一姐”的资管部老总戴娟失联;最

  中国网财经5月29日讯(记者赵雅芝) 日前,南京银行公告,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行长等职务,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先生代为履行。

  从去年以来,南京银行似乎就一直处在舆论漩涡的中心。去年7月,南京银行140亿定增方案意外被否;今年2月,南京银行被称为“债市一姐”的资管部老总戴娟失联;最近,南京银行又因刘士余主动投案或与“戴娟案”有关再一次成为舆论中心,在这一时间节点上,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宣布辞去该行行长等职务,不由得使大众浮想联翩。

  行内“债市专家”束行农辞职

  5月24日晚,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行长等职务,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先生代为履行。

  根据南京银行2018年年报,束行农自2017年起担任该行执行董事、行长、财务负责人,任期至2020年5月。此次突然辞任行长一职,市场总有诸多猜想。

  记者就南京银行新任行长人选等问题致电致函南京银行,截至发稿前未收到该行回复。

  束行农的下一站是南京新农发展集团,担任副董事长。据了解,新农发展集团是南京市属国资企业,束行农此次属于平级调动,都是正局级。

南京银行的多事之秋:行长离职定增重发结局待定

  南京新发展集团官网集团领导已更新

  值得注意的是,现年56岁的束行农在南京银行已履职近25年。1994年进入南京银行后,束行农一路从南京市城市信用合作联社信联证券营业部副经理到如今的南京银行行长,可以说是从南京银行体系内成长起来的高管。

  作为我国债券行业的第一批交易员,束行农参与了南京银行银行间债券交易市场的建设以及债券投行业务,掌管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长达十多年,为南京银行培养了许多债市专业人才。在束行农的带领下,也为南京银行赢得了“债市黄埔军校”之称。

  今年2月,南京银行资管中心老总戴娟等三人被带走。值得关注的是,戴娟是束行农一手栽培起来的“债市一姐”,双方上下级关系达十几年之久。

  南京银行接连损失“债市一姐”戴娟与“债市专家”束行农,对南京银行债券业务与营业收入等芳年也造成一定的压力。财报显示,2018年南京银行仅债券投资收入一项就达101.82亿元,占该行营业收入近两成;债券承销收入达10.69亿,占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5.88%。

  定增重发 资本充足率亟待补

  在束行农辞任公告发出的前三天,南京银行正式重启了140亿元定增。此时,距离上一轮140亿定增方案意外被否已经过去十个月。

  5月21日,南京银行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6.69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以提高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

  根据公告,南京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四名特定投资者,分别为法国巴黎银行、紫金投资、交通控股、江苏省烟草公司,认购股份数量上限分别为1.21亿股、1.94亿股、10.18亿股、3.63亿股。从名单上来看,其较去年遭否决的议案中,多出了法国巴黎银行和江苏省烟草公司,少了南京高科,凤凰集团与太平人寿三家公司。

  数据显示,定增成功发行后将提升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66个百分点,达到10.18%。

  南京银行2019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南京银行合并口径下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2%、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7%,资本充足率为12.78%。其中,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04、0.21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的要求,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截至一季度末,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水平,仅仅是刚达到系统性重要银行的监管要求而已。

  舆论风波中频接罚单

  除高管失联、行长辞职、被否定增重新卷土而来等事件让南京银行常常处于舆论风波的最中心。此外,频繁接到监管罚单,似乎也让南京银行分身乏力,仅5月以来,南京银行就已经多次被罚。

  据银保监会官网显示,仅今年5月以来,南京银行因发放贷款违规问题已经连续两次被罚。其中,5月8日,北京银保监局公布相关处罚显示,贵行北京分行违规以存款作为审批和发放贷款的前提条件、流动资金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北京银保监局责令贵行进行改正,并处罚款50万元;5月14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布相关处罚显示,贵行上海分行因与某借款人串通违规发放贷款,以及该笔贷款分类不准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三)项,上海银保监局责令贵行进行改正,并处罚款100万元。

  此外,5月15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网站公布了关于南京银行的自律处分信息,南京银行作为债务融资工具“17泰州滨江MTN001”主承销商,存在三条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规则的行为。对此,交易商协会给予该行诫勉谈话处分,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5月2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外汇委会案例的通报,通报称,2016年2月至3月,南京银行上海浦东支行凭企业虚假提单办理转口贸易付汇业务。该行为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处以罚没款80万元人民币。

  对于频繁收到监管罚单的问题,南京银行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监管部门于2018年对南京银行及下辖所有分支机构开展了五年一次的全面现场检查、公司治理专项检查、整治市场乱象专项检查、营业场所销售行为专项检查、影子银行与交叉金融专项检查等五项监管现场检查。根据检查结果,监管部门对南京银行提出了相应整改要求,并于近期陆续公布对相关事项的行政处罚决定。

  南京银行表示,该行已严格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实施了各项整改工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